穿越火线手游 辅助

2020-02-19.0:35:30

穿越火线手游 辅助穿越火线手游 辅助;穿越火线手游 辅助

穿越火线手游 辅助_【去回复日向家,我会准时赴约的】【bu】【就连卡卡西都在面罩底下低声说了句白痴】【带土:没道理啊,不应该的,我不是能捞起来了吗】【带土大概没想到一原这么快就服软了,还感觉几分怪,半晌才回道:你赢了给我钱,那我赢了带土摸了摸身上,穿着浴衣带不了什的么东西,他现在浑身上下就只剩下刚才那个空钱包了】【卡卡西低念了一句】【这个徘徊不去的念头甚至让他忘记追问一原,直至他后来重新思虑一原的行为,心中自发为他开脱:一定是因为雾隐以前的所作所为,他不知道我对雾隐做了什么,自己想有所报复也是正常】【再加上通讯的不便,等到一原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神无毗桥之战大捷】【听到他这么问,一原心中好笑不已,他伸出手越过面具揉了揉带土的发顶,你怎么还是这么天真】【是什么样地梦】【一原难得说出了这种话】【一原明明白白记得自己已经躲过了刺客,却忽然陷入了昏睡】【带土顿了顿,松开了他的手,却没答应,用不着】【给,原来是琳,大家一起玩吧】【水门无奈地摇摇头,转身看向一原和卡卡西,你们要一起吗】【好在一原记得上次吃拉面吃撑了在带土面前出糗的事情,这次有所克制,吃得不算多】【郁气仿佛都随着声音消散开来】【是他的话,一定最讨厌被当木仓使了】【至于水之国会不会不堪受辱直接和火之国打起来】【可一原终究是没有说,哪怕他知道只要他这句话一出口,带土绝对会无条件支持他,甚至会控制四代水影配合他的一切行动】【果然卡卡西是混蛋】【没想到他刚一跨入这片森林,便被一股力量死死地压制住,似是要将他湮灭在此】【按照捞金鱼摊位的规定,不管捞到了多少金鱼,最后只能带走两条,要带多的也行,得加钱买】【他不止一次考虑过,他应当放弃与一原的频繁接触,因为带土是个已死之人】【带土的动作太快了,像个冲动的少年,如同过去一样】【开启私会模式】【一原这才点点头,对带土说道:今天谢谢你了,带土,后天见】【带土没有忘记那次一原走个南贺川的小树林都崴脚的事情,于是这一次特地走在一原身后,以便于观察一原的情况,随时伸出援手】【以木叶历来算,也是32年,不过是12月27日】【明明也是个BOSS,就是因为犯蠢才会轻易被利用】【短命诅咒让他们比一般人勤奋,他们珍视在这短暂的生命中出现的一切,他们团结一致,于是建立了名为燚之国的国度,意味星火不灭】【傻子都知道,这时候不管会不会都应该答应下来,这才是正常发展】【玖辛奈拍了拍卡卡西的肩膀道:没关系,卡卡西已经和我们说过了,你们先去吧】【下次见,带土】【职位)和所司】【一切都要从他第二次遇刺那天说起,在打败刺客之后,卡卡西和另一名上忍试图追踪刺客的来历时,遇上了已经被植入三尾努力逃往城外的琳】【水之国大名吓得摔倒在地,大呼:你是谁】【摔了出来!!!】【】【一原控诉着率先挑起大战的带土】【第11章】【让你们如此奔波也不好,就当是等我准备一下给木叶的物资吧】【水门无奈地摇摇头,转身看向一原和卡卡西,你们要一起吗】【一原也没料到琳的回复竟然是这样,家人卡简直比朋友卡还难摘掉】【一原接话道】【近侍愕然,全部】【一原挑了挑眉】【谢谢,我非常喜欢,看来我需要好好构思一下扇面了】【当然,对斑来说他并不在意三战怎么样,所谓的雾隐不过是扔给带土的替死鬼,他通过】【没关系的,有我和水门在,肯定会保护你们的!玖辛奈揽住带土和琳,灿烂的笑容一下子扫去带土和琳的忧愁】【一原顿时噎住,居然学会反击了,看起来你真的一点都不伤心了】【他笑道:好,那就在这里告别吧】【,见下图

穿越火线手游 辅助_【摊主堆着满脸的笑看着他,还够买一张网的,要吗】【他已经无法保持人形,只是匍匐在地,化作一滩不成型的黑色液体】【反正我后天早上就要走了】【鹿久给一原抹好药之后叮嘱道】【出身简单,又是三代火影的徒孙,与九尾人柱力是一对,在三战中立下了赫赫威名,并且与宇智波家等大族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深受民众喜爱,其实波风水门的火影之位早就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只不过是前大名考虑到即将继位的一原,故意将四代火影的选举延后了】【好好的活下去】【听着风带来的消息,一原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众人心中各种猜测着】【另外,雷之国也在一旁虎视眈眈,水之国更是不知道抱着怎么样的心思蛰伏着】【他身上穿的是象征着身份却不利于行动的和服,脚上也只是一双白袜,因为踩在榻榻米上,鞋子都放在了和室外】【和当年的自己猜测的一样,自己的前世确实是燚之国的国主】【为了将黑绝留在那里,一原利用自己身上的自然力量,调动这片大地的力量,意在将黑绝这个天外来客彻底消灭】【毕竟火之国的家族们也早就习惯了大名时不时大病一遭,一会儿异心一会儿忠心的话,他们也累得很】【在他继位之前,游遍了各地,结识了才打败大筒木辉夜不久的大筒木羽衣,也就是后来的六道仙人】【宇智波斑,而唯有面对一原的这个,才是宇智波带土】【】【要不然卡卡西也想不到为什么和带土关系更好的一原会来找他,估计是带土又打算干什么蠢事了】【一原没有忘记带土今天的打算,虽然带土和琳的约会其实并不顺利,但在最后总是要给那个笨蛋留下告白的空间】【饶是这样,那股力量还是没有放过他】【就在这种情况下,第二次针对他的刺杀开始了】【可惜就在最后关头,带土竟然从木叶抽身将黑绝成功带走,以至于一原遭到了剧烈的反噬】【真正重要的港口当然不会可让给他,但一原偏当做不知道】【鹿久:我可能中了什么幻术】【要是琳在就好了】【仙力使出仙术】【存稿已经发了一半了,结果最近都没啥时间补充存稿,好慌】【终结之谷并不在木叶村内,这让带土有些为难,一原当然也知道这一点,他在木叶村内怎么跑都行,出村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他不禁摸了摸脸上的面具,与眼前这个得万人崇敬的少年不同,他狰狞】【唯有自己,能让一原展露出不同的神情】【被刺激了一下的带土猛地站起来,头毛好似更炸了】【入住旅馆然后等待大名的召见吗】【因为在四代水影矢仓上台之后,他们内部已经是自顾不暇,那里还有精力发动对外的袭击呢】【这一族,被称之为天忍一族】【一原转身看着站在自己身后,仿佛什么也没发生的带土】【水门穿着同他眼睛颜色一般湛蓝的浴衣,边上是一身玫红的玖辛奈,玖辛奈正在帮身着浅紫色浴衣的琳调整头饰,穿着无趣的墨蓝纯色浴衣的卡卡西站在水门边上,戴着面罩肃着脸有几分格格不入】【他是在栽赃】【二合一)】【等到了和上次一样的待客厅,依旧是他们率先入座,说等候着他们的大名过了好一会儿才现身】【虽然可能还是被卷入了火影世界的家庭伦理大戏,可一原琢磨了一番,自己看起来也是个菜鸡,就算和六道仙人有点关系,也不至于被卷入家庭大战】【饶是这样,一原还是加快了速度,把重要的先批复了,又花了点时间和近侍吩咐,最后把剩下的时间全空了出来】【所以要拜托你的送我回去了】【也正是一原这种态度,让一些原本还持着怀疑态度的人确信了肯定都是水之国干的,不然火之国态度怎么会如此激进,都是因为在报仇啊!】【为什么】【一原不禁怀疑是不是带土也有什么前世】【我走了再见】【诶】【附近是宇智波族地,扰民了当心富岳君打你哦】【一原松了口气,太过分了吧,你就是梦自己追到琳了也好,居然梦到让我也失恋,你是损友吗】【带土的动作太快了,像个冲动的少年,如同过去一样】【你们也去抽个签,快去快去】【带土耐心地等待着他的答复,一原见此,便伸手指了指远处的山峰,语气变得悠长】【他们是一起长大,那他对琳的感情到底是家人,还是男女之情呢】【,见下图

穿越火线手游 辅助_【木叶43年夏,带土等人升任中忍】【[小剧场]:】【带土拎起一旁的衣服】【由于前代积蓄的力量被照彦的灵魂带走,天忍一族短命的诅咒也暂时性消失了,仙术在族中渐渐失传,直到过多的自然力量重新形成诅咒之后,族人们已经完全不知道对抗诅咒的办法了】【带土,你最近是不是往火之国跑得次数太多了】【首先作为大名他需要给民众一个交代,再来他是有着扩张领土的野心的,而眼下刚刚结束三战的局势中,水之国就是他最好的选择】【经过捞金鱼一遭,两人之间的气氛融洽些了,起码没先前那么僵硬】【作者有话要说:努力爆字数,总算是在十章里铺垫】【天照御魂神等,是天照大神的孙子】【鹿久:我可能中了什么幻术】【一原垂眸看着手中精美的折扇,有了涡之国的秘藏和他早前塞进去的私货,九尾事件不足为虑,他真正的要对付的,唯有那个家伙】【可看他行走入座的动作,似乎也没有什么外伤】【我明天带你去看】【他故作惊喜,又迟疑许久】【而且火之国声讨的理由是水之国刺杀他们大名,和他们土之国有没有什么关系,他们再不会傻到去掺和这件事】【宇智波斑,而唯有面对一原的这个,才是宇智波带土】【一原:呵呵】【玖辛奈连忙举起手,像个小孩子一样兴冲冲道:要去】【有卡卡西带队,水门相信他能从的大名口中得到一星半点的消息】【一原本以为只需要宽慰带土一番就好,没想到竟然被问了这种难题】【第十三章计划】【哈哈,旗木君还是老样子呢,真的不用担心,我的身体什么样,我比谁都清楚】【卡卡西皱起眉,您不应该如此纵容他】【除了临时起意送的花之外,日向兄弟还贴心地为一原准备了一套明天祭典用的浴衣,整体是米灰色,唯有上身右半边是烫金的简单波浪纹,不算特别醒目,却和成衣店常见的款式大不一样】【是,我这就去办】【一原勾了勾嘴角,果然,还是这样的带土才是我熟悉的带土呢】【肯定不会黑琳姑娘的!),比心~】【琳,我喜欢你!】【一原笑了两声,却引发了咳嗽,好一会儿才继续道:若是有什么不放心,不妨在我这儿住上一天再走吧】【如此矛盾的带土心中有个声音在对水门喊】【一原看着带土顿时鼓起的腮帮子,低笑了一声,结果一不小心,手中的纸网被鱼直接冲破了】【一原挥了挥折扇叹道:可惜,可惜若是你哪天有这个意向了,再来找我也不迟】【真是可恶的小儿,来人,备墨,我要写信给土之国大名】【但就在他以为暂时化解了斑的盘算时,他自己竟然在三重城遇刺了,就算最后并没有出什么事,还是惹得大名震怒】【不,我已经捞了好几条,而且我并不需要最大的那条】【不是啊,我就是感觉喊出来很开心啊】【神轿回到三重城之后的祭礼我得和父亲大人一同出席,因此在那之前我必须回去】【兴致勃勃):想当初,我还给你助攻过呢】【白痴,可带土也不是一个真正的傻子,所以他明白了琳的言下之意】【卡卡西说好了和一原一起走,琳又不忍心打扰水门和玖辛奈的二人世界,于是最后自然而然就和带土一起走了】【让木叶的使者转达给三代,不必让他们跑一趟,父亲大人在位时已经讨论过这个事情了,而且上忍投票的结果也如此明显,波风水门的身份和功绩也确实担得起火影的职位】【】【带土心情复杂地收下了】【就算总是被叫做笨蛋】【他暗自算了算,距离那天也确实过了一个月,但这分明才只是清晨,他还以为带土晚上才会来】【琳猜得出来,水门老师会去抬轿子肯定是为了玖辛奈】【祭典门口,有不少小团体一撮撮地围聚着等人,一原朝着水门班的位置走去】【无能的老师报仇】【不,只是感觉带土从侧边看有点像我昨天梦里的人】【考虑到带土失踪的遗体,以及当时带土的伤情,富岳比较倾向于是有人移植了带土尸体上的写轮眼】【出身简单,又是三代火影的徒孙,与九尾人柱力是一对,在三战中立下了赫赫威名,并且与宇智波家等大族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深受民众喜爱,其实波风水门的火影之位早就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只不过是前大名考虑到即将继位的一原,故意将四代火影的选举延后了】【饶是如此,一原也还是纠结了一番往那边走,在与带土的相处之中,他了解到带土除了训练场以外,有两个常去的地方】【,见下图

【首先作为大名他需要给民众一个交代,再来他是有着扩张领土的野心的,而眼下刚刚结束三战的局势中,水之国就是他最好的选择】【】【卡卡西的写轮眼是在左眼,而右眼是写轮眼,又和卡卡西有着一样图案的,唯有宇智波带土,或者是只有宇智波带土的眼睛】【一原说完还朝琳眨眼示意】【木叶42年后半年的,各国任然维持着一派和平之相,但在追逐利益的时候,他们之间的小冲突也越来越多】【一原抖落抖落那外黑内紫的直筒长袖长袍,这一上手的手感就让他知道,带土现在过得不怎么样】【倒是很多人认可袭击大名的人就是一个月前袭击木叶的人,否则那里有那么巧呢】【下次见,带土】【火之祭奠的签传说十分灵验,因此为了不破坏气氛,放的大都是吉签才对,就算有凶签也只是寥寥几个】【一边抗拒着过去,一边又在庆幸一原没在那场刺杀中死去,并全力保护着一原,简直像是风中的火烛,明明灭灭却总是挣扎着留存最后一丝火种】【卡卡西走着着熟悉的路程,不禁想到了他们水门班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的,但很快他就从回忆中脱出,保持着一贯的警惕向前走着】【】【头上还没有印记)和马赛克人出去玩,遇到了六道仙人,可能还是自己给那个忍宗起名的】【左右近臣互相看了看,从火之国的角度来说,他们都不觉的这般贪婪有何问题,更何况在他们眼中,水之国可是三番两次地对他们大名下毒手了】【带土应下了,他从自己的先前换下的衣服中找出一把精美的折扇交给一原】【】【消抹的过去】【没想到他刚一跨入这片森林,便被一股力量死死地压制住,似是要将他湮灭在此】【带土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处于变声期的声音低沉地问道:你想做什么】【诶,那你的梦里没有我吗】【可一原终究是没有说,哪怕他知道只要他这句话一出口,带土绝对会无条件支持他,甚至会控制四代水影配合他的一切行动】【那我也一起吧】【嗯】【不过卡卡西想到祭典前水门老师和琳肯定也会来拉他一起去的,便干脆点了点头,应下了一原的邀请,也罢,这个任务我接下了】【然后鱼就被他从碗里摔了出来】【获取了全部记忆的一原回想着这些种种,他长长地叹了口气】【以往的宴会坐席都是呈U字型,中间摆上一列或者两列的花,数量也不多】【一原就好像一只金丝雀,被困在名为大名府的牢笼之中,唯有自己,能带他出去飞翔】【嗯,我梦到你也失恋了,然后我们两个组成了失恋者联盟】【作者有话要说:明天双更,利落地解决带土对琳的感情】【我不玩了】【惊吓过后,带土的喜悦又涌了上来,他朝着一原露出个得意的笑容,我就说我肯定能捞到的,看吧,我赢了】【在斑的设计之下,琳从雾隐手中逃脱,她察觉到了自己的体内是什么怪物,深知一旦在火之国的都城放出三尾肆虐的后果,却苦于斑的符咒无法自杀,只能一边远离都城一边寻找死亡的机会】【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木叶不可能每一个任务都经过大名首肯,基本上大名只需要过目整体战略】【我不会忘了你的,你也绝对不能忘了我哦,有机会的话我一定回去都城找你的】【玖辛奈连忙举起手,像个小孩子一样兴冲冲道:要去】【在风来的方向,黑绝站在一片树林之中,周身却动惮不得,皆因有一股可怖的力量如排山倒海般像他袭去,宛如大山一般压在他身上,让他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喘不过气】【也因此,两人落在了后头,没过多久就看不见前面的带土他们了】【一原有些惊讶,他没想到带土还真的给他准备了就任礼】【要知道三战才结束一年,一个不小心,也许战争又要卷土重来了】【】【当时的原住民确实没有忍者那样神奇的力量,但其中却有一支家族的人,自打生下来起就能吸收自然的力量,并且还能代代相承,最后积蓄到一个极为可怕的地步】【住嘴!一原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他冷下脸呵斥道,如果你在意他的身份,那更应该在意他是我的朋友,从而给予他应有的尊重,就像平时我尊重你是父亲大人身边的人一样】【这样的行头别说是走山路了,在野外都难走】【再见】【在那之后,水门大战九尾,考虑到那个神秘人会再次出现,水门靠着涡之国的秘术,将九尾拆成了阴阳两份,阳九尾封印进刚出生的儿子漩涡鸣人的身体里,阴九尾他打算封印进自己的身体里,作为靶子】【章鱼烧打开了一原的胃口,他几乎看到什么祭典小吃都想尝试一下,让卡卡西颇为忧心】【一原一直注意着他的神色,虽然提起来琳的时候还是有些黯然,不过比预想中的状态好多了】【在木叶的最后一晚,一原过得非常开心,无论他最开始来木叶的目的有没有达成,光是认识了带土,就让他觉得值了】【琳死了】【一原感受到了从那只写轮眼中透露出的磅礴怒气】【昨晚他又做了那个疑似前世的梦,梦里自己和先前那个超欠揍的马赛克人一起,走过了很多地方】

穿越火线手游 辅助_【带土抬起头,斩钉截铁的说着】【卡卡西没解释太多,带着自己的队员朝着大名府走去】【很可惜,在三战中被木叶重创的土之国刚开始修生养息,完全没有这么快就再度参战的念头】【一原感受到了从那只写轮眼中透露出的磅礴怒气】【不是这个意思】【卡卡西闷声道,却仍是一脸不放心的样子】【土之国和风之国成了大家的首要怀疑对象】【作者有话要说:①名字照彦取自日本神明中的天火明命,名字有天照国照彦火明命】【还远着呢,再说了有你在族长才不会打我】【诶】【天长祭是日本法定节节日】【一原挑了挑眉】【一原的脸色顿时冷厉起来,眯眼道:使者怕是神志不清了,予见贵国将如此重要的港口拱手相让,发自善心施以援手,竟被这般辱骂,当真以为予是毛头小子不成】【是不是我自己理解错了呢】【带土惊恐地站起身,把全身都搜罗了一遍,却发现他真的只剩下这几枚钢镚儿了】【今天还是第一次尝试,比想象中的困难一些】【他估摸着和他每个季度参加的贵族宴会差不多,摆上几盆花,做几句俳句,弄弄插花,互相吹捧一番的那种】【不许用幻术】【此后,因为三代风影失踪的砂隐村为了转移内部的矛盾,也将矛头指向了木叶,纵身跳入三战的漩涡之中】【于是一原又给了带土一次机会,这一回带土倒是真捞到了】【随着一原遇袭的消息传出去,一时间各种猜测都冒出来了】【饶是如此,带土还是半推半就地留到了傍晚,和一原一起看着圆月爬上夜空,并陪他吃完了那份据说是由御台所夫人亲手做的和果子】【他那什么都不知道的弟弟天忍天迩,在继承了燚之国的国主之位后发觉自己感觉不到照彦留下的力量,便明白到照彦的死因并不简单,为了防止被凶手盯上,他暗自蛰伏,努力将燚之国延续了下去】【母亲派人送来了手作点心,一起尝尝吧】【带土凑上来追问道】【和卡卡西约定了具体的时间之后,一原回到了奈良家,吃过晚饭之后就又陷入了小御所的交际之中】【阳光罩在他的黑发上,照进他的绿眼睛中,而带土只是站在了巨石的阴影中,仰头看着张开双手宛若拥抱着远方都城的一原】【一原有些惊讶,他没想到带土还真的给他准备了就任礼】【我带土想了想自己的月之眼计划,暂时还不需要火之国的力量,但他却说道:下个月】【不用,直接进去】【☆】【带土你忘了刚才说要把金鱼送给琳的吗】【给,原来是琳,大家一起玩吧】【带土蓦地回头,一原若无其事地看着他,含笑的眼睛却暴露了他偷笑的事实】【他们还遇到了一个白袍人依旧看不见脸,但估计就是后来的姐夫,自己还写了一个忍字送给白袍人】【☆】【谢谢】【这样的行头别说是走山路了,在野外都难走】【还】【近侍立马呈上一份信,这是随着木叶的贺礼送来的信函】【一原当然顺势应下,我长于深宫,还头一回见到这多种类的鲜花,怕是要麻烦两位家主为我介绍一二】【一原转身走回自己在中奥的办公厅】【他估摸着和他每个季度参加的贵族宴会差不多,摆上几盆花,做几句俳句,弄弄插花,互相吹捧一番的那种】【勾在带土脖子上的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别这么纠结,我们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也许某一天就豁然开朗了呢】【一原松了口气,太过分了吧,你就是梦自己追到琳了也好,居然梦到让我也失恋,你是损友吗】【带土蓦地回头,一原若无其事地看着他,含笑的眼睛却暴露了他偷笑的事实】【一边抗拒着过去,一边又在庆幸一原没在那场刺杀中死去,并全力保护着一原,简直像是风中的火烛,明明灭灭却总是挣扎着留存最后一丝火种】【是谁】【如此一来,首先带土最重要的人和最好的朋友死了,再来木叶和火之国必然心生间隙,并且木叶和雾隐的局势会愈发紧张,简直是在为三战火上浇油】【头上还没有印记)和马赛克人出去玩,遇到了六道仙人,可能还是自己给那个忍宗起名的】【幻术效力消失之后,侍从们开始醒来,由于带土的幻术作用,他们什么也没察觉】【真遗憾,没能中奖,给,这是安慰奖】【,见下图

【那之后,带土就离开了】【一原:哎,其实那时候我和卡卡西玩得也挺开心的】【对哦,那是送给琳的他可怜巴巴地控诉提起打赌的一原】【带土的肩膀微微耸动,如果不是被面具遮盖着,也许能看到他疯狂上扬的嘴角】【良久,琳才开口,我也很喜欢带土,因为我们是家人呀!】【连本有些不耐烦的卡卡西在看到他的举动之后就舒展了眉头,难得没有和他吵起来】【一原环顾左右,周围的大臣都附和着他点头】【因着明晚就是祭典,木叶的几家花店和日向家有些往来,这些花有些是花店送来想请日向家选个魁首,另外一些则是日向家的长老们提供的】【那不就好了吗】【为此,他一方面需要保住四代火影,另一方面也需要发作一下,让世人知道哪怕经历过了多国围攻的三战,火之国还是最强的国家,绝对不是任人揉搓的软柿子,从而让他们产生忌惮,使和平协约真正起效】【一原反问他】【他的未婚妻是涡之国遗民,我想应当没有比这更好的礼物了】【一听他这么说,带土立刻炸了,要不是他的无能,要不是四代火影的无能,你和琳怎么会】【要是琳在就好了】【无能的老师报仇】【没想到他刚一跨入这片森林,便被一股力量死死地压制住,似是要将他湮灭在此】【作者有话要说:早点让带土看清】【然后鱼就被他从碗里摔了出来】【一原也不继续闹他了,跑去找老板又买了个纸网递给带土,既然那条鱼送给琳,那就再捞一条给我吧】【出身简单,又是三代火影的徒孙,与九尾人柱力是一对,在三战中立下了赫赫威名,并且与宇智波家等大族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深受民众喜爱,其实波风水门的火影之位早就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只不过是前大名考虑到即将继位的一原,故意将四代火影的选举延后了】【第九章祭典】【他睁开眼,带土的面具几乎就贴着他的鼻尖,黑色的中长发落在他的脸上,翠绿的双眼直接对上猩红的写轮眼】【一原站上那块巨石,摆脱了森林的庇护之后,山顶的风将他的衣袍吹得哗哗作响,头顶的大兜帽也滑落下去】【喂喂,别以为我没听到,你说的是单蠢吧】【第7章】【他那什么都不知道的弟弟天忍天迩,在继承了燚之国的国主之位后发觉自己感觉不到照彦留下的力量,便明白到照彦的死因并不简单,为了防止被凶手盯上,他暗自蛰伏,努力将燚之国延续了下去】【得知琳已经跟着纲手学习之后,一原稍稍放了心】【告白失败了对吧】【看对上琳坦然的目光,带土甚至怀疑起了自己的感情】【附近是宇智波族地,扰民了当心富岳君打你哦】【那是他与过去的唯一还未断裂的联系,也是将陪同他一起达成月之眼计划的人】【一原提出自己摔跤的事情本是为了转移带土的注意力,没想到带土这个家伙这么上心,明明直接叫暗部抱他回去就可以了】【他关怀地递过去一杯提前倒好的茶】【一原浑身抖了抖,宇智波带土,你故意的是吧】【带土心情复杂地收下了】【倒是卡卡西身旁的阿斯玛做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就算琳说得支支吾吾的,一原也还是明白了她的意思,心中轻叹一声】【因为身体不适,一原大多数时候都在自己的卧房中休养,至于公务则基本交由管领】【他找了块还算干净的石头坐下,不服气道:怎么,我就不能来找你吗】【黑绝看向前方,所谓的羽衣气息,不过来自于一块古老的石头】【所以要拜托你的送我回去了】【两个孩子的天赋已经如此明显,照彦自然也就把阿修罗往自己的继承人的方向培养】【六道仙人)的气息】【我很期待那一天哦】【听到她的夸赞,一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仰起头笑着道:和黑夜非常配吧】【还没等卡卡西说明,迎面走来一名侍从恭敬道:旗木大人,各位木叶忍者,大名已经久候多时了】【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木叶不可能每一个任务都经过大名首肯,基本上大名只需要过目整体战略】【以木叶历来算,也是32年,不过是12月27日】【带土这个身份,以及相关联的一切,都是应当割舍】【带土死亡的时候了】【为什么】【才不是训练带土嘟囔道,我只是】

穿越火线手游 辅助_【大名进来的时候,众忍者均是一愣】【可看他行走入座的动作,似乎也没有什么外伤】【短命诅咒让他们比一般人勤奋,他们珍视在这短暂的生命中出现的一切,他们团结一致,于是建立了名为燚之国的国度,意味星火不灭】【可以了,走吧】【诶,那你的梦里没有我吗】【水之国大名不仅怒骂一原,还把面前的四代水影骂了个狗血淋头,早知这小儿如贪心丑陋,你们当初就应该的把他早早弄死,竟还让他顺利上位来反咬我们一口】【错开的这半个月时间,只是为了避免黑绝将先前的事情联想到他身上而已】【一原弯了弯眉眼,硬要说的话,我对终结之谷很感兴趣,可以吗】【然而,日向家这次却将坐席安排在了走廊上,搭配的是清茶和一些鲜花做的和果子,像是闲暇时光吃个茶一样】【水门老师和玖辛奈姐姐的感情真好啊】【如此矛盾的带土心中有个声音在对水门喊】【带土比了个鬼脸,继续说道:一原又体贴又可爱,是我最好的朋友】【玖辛奈拍了拍卡卡西的肩膀道:没关系,卡卡西已经和我们说过了,你们先去吧】【哦呀一原看着手边已经破掉的五张网,估摸着自己没必要继续玩下去了】【两个孩子的天赋已经如此明显,照彦自然也就把阿修罗往自己的继承人的方向培养】【一原:呵呵】【带土收起幻术假装无事发生,一网下去,果不其然破了】【饶是知道一原大概率是故意的,可带土还是没有拒绝,这让一原更想找到那个危险边缘,然后反复横跳了】【就算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期,一原还是没有放弃改变带土的悲剧,他以带土的死亡为由,推荐琳到纲手身边去学习】【然而九尾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直接说道:都不是,那个家伙只有一个眼睛是万花筒】【不用,直接进去】【傻子都知道,这时候不管会不会都应该答应下来,这才是正常发展】【在那之后,水门大战九尾,考虑到那个神秘人会再次出现,水门靠着涡之国的秘术,将九尾拆成了阴阳两份,阳九尾封印进刚出生的儿子漩涡鸣人的身体里,阴九尾他打算封印进自己的身体里,作为靶子】【一原看来看去,真真是眼花缭乱,这盆芍药不错,那盆兰花也好,不过最后他选的还是一盆重瓣扶桑花】【此时的纲手已经因为弟弟和恋人的相继死去后患上了恐血症离开木叶,水门在考虑过琳的状态和医疗忍术后,也同意了这件事,特地拜托自来也寻找纲手的踪迹】【第九章祭典】【带土跳下巨石,坐在了一原边上的石头上,这么晚了,你出来不会有危险吗】【太快了,他们只出来了一个小时而已,他们的约定换来的仅仅是这么短暂的一个小时】【玖辛奈拍了拍卡卡西的肩膀道:没关系,卡卡西已经和我们说过了,你们先去吧】【水门无奈地摇摇头,转身看向一原和卡卡西,你们要一起吗】【刚拉开门打算进来送点梅子的鹿久听到他们的对话,唰得一下又把门给关上了】【好不容易开启了复活母亲大计的黑绝怎么可能让照彦破坏他精心营造的局面,于是黑绝设计了一场阴谋,让照彦在将事情告诉因陀罗和阿修罗之前就被杀死了】【听着风带来的消息,一原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他的声音没有半分的迷茫,一原明白只是简单的景色是无法动容带土的,他倒也并不失望】【水之国使者气得浑身发抖,指着一原大骂: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混账小儿,如此得寸进尺,何等贪心!】【他是在栽赃】【虽说大家是等人齐了再进祭典,但实际上他们却是分头行动的】【水门意识到那也是个使用空间忍术的人,救下了玖辛奈和暗部成员之后,水门与神秘人短暂的缠斗起来,奇怪的是,那个神秘人突然有什么急事,匆忙离开了】【不用,直接进去】【带土难以置信地指了指自己】【作为白绝的半身尚能动动手指,却依旧无法使出忍术,而黑绝更是动也动不了】【但就在他以为暂时化解了斑的盘算时,他自己竟然在三重城遇刺了,就算最后并没有出什么事,还是惹得大名震怒】【另外,雷之国也在一旁虎视眈眈,水之国更是不知道抱着怎么样的心思蛰伏着】【停笔,他仰起头,神情从严肃变得柔和,你怎么来了】【说到底,他们才十岁吧,为什么会卷入这么复杂的感情问题里】【卡卡西闷声道,却仍是一脸不放心的样子】【什么,居然是有吉的吗】【此后,因为三代风影失踪的砂隐村为了转移内部的矛盾,也将矛头指向了木叶,纵身跳入三战的漩涡之中】【土之国和风之国成了大家的首要怀疑对象】【在与羽衣的交流中,照彦明白了自己一族天生具有的自然能量被蛤】【关门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幼稚把戏,带土和一原对视一眼,忽的一起捧腹大笑,没把对方恶心吐,倒是把自己笑得肚子疼】【虽然说是分头行动,但毕竟是一起出发的,大家之间的距离都隔得不算远】【,见下图

【第11章】【毕竟火之国的家族们也早就习惯了大名时不时大病一遭,一会儿异心一会儿忠心的话,他们也累得很】【一原勾了勾嘴角,果然,还是这样的带土才是我熟悉的带土呢】【不,只是感觉带土从侧边看有点像我昨天梦里的人】【一个是的宇智波族地附近的南贺川,有些宇智波会喜欢在这里练习火遁,还有一个就是火影岩】【在木叶的最后一晚,一原过得非常开心,无论他最开始来木叶的目的有没有达成,光是认识了带土,就让他觉得值了】【由于水之国有前科,故而这一次从一开始水之国就陷入了舆论的下风,他们本国的国民也不接受再度开战】【☆】【除了眼前这个人】【两个孩子的天赋已经如此明显,照彦自然也就把阿修罗往自己的继承人的方向培养】【而从一开始就做了两手打算的一原则早已通知属下封锁消息,只有寥寥几人知道他昏迷一事】【在一原身边的卡卡西显然也看到了这一幕,真不知道带土到底是在得意自己计划通,还是在向卡卡西炫耀】【众忍者一头雾水,大名大人的脸色白得跟纸一样,这还叫好了许多】【水之国使者气得浑身发抖,指着一原大骂: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混账小儿,如此得寸进尺,何等贪心!】【木叶42年后半年的,各国任然维持着一派和平之相,但在追逐利益的时候,他们之间的小冲突也越来越多】【☆】【刚拉开门打算进来送点梅子的鹿久听到他们的对话,唰得一下又把门给关上了】【在神威空间中的二人沟通了一番情况,一起回到了水之国养伤】【其实,到这里的时候,熟知火影套路的他已经差不多猜到自己的前世到底是个怎么情况了】【阴暗,作为宇智波斑的影子游走在这世间的阴暗处,将代表自己的一切全都抛下】【好不容易开启了复活母亲大计的黑绝怎么可能让照彦破坏他精心营造的局面,于是黑绝设计了一场阴谋,让照彦在将事情告诉因陀罗和阿修罗之前就被杀死了】【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他和白绝感受到的压力会不同,但毫无疑问,利用白绝他才能获得一丝喘息,一丝逃生的力量】【屹立的山峰,面对着这股无形的力量,黑绝终于有了濒死的感觉】【本来也是想避开不谈的,不过只让带土一个人钻牛角尖太不够朋友了】【一原的脸色非常白,不是贵族盛行的傅粉,而是真正病态的苍白,连唇色都极淡】【一原的额角跳了跳,我只比你矮半个头而已,以后肯定会长得比你还高】【有什么苦恼的话愿意和我说说吗】【不,我已经捞了好几条,而且我并不需要最大的那条】【带土耐心地等待着他的答复,一原见此,便伸手指了指远处的山峰,语气变得悠长】【郁气仿佛都随着声音消散开来】【他的声音没有半分的迷茫,一原明白只是简单的景色是无法动容带土的,他倒也并不失望】【那些欢声笑语,终究还是随着回忆一同褪去】【我把鱼送给你吧】【在神威空间中的二人沟通了一番情况,一起回到了水之国养伤】【本来也是想避开不谈的,不过只让带土一个人钻牛角尖太不够朋友了】【我不玩了】【带土看着那双仿若被灌注了活力,变得更加清澈的眼睛,也如同着了魔一样,竟搭上了一原的手,被他拽上了石头】【卡卡卡西那家伙没送你回去吗】【看到那明显比别人少的分量,一原挑挑眉,没说什么,两三筷子就给吃得一干二净了】【卡卡西闷声道,却仍是一脸不放心的样子】【木叶村作为火之国的忍村,无论如何也不能忽视这件事】【这一系列手段弄死一原和琳,只是为了让带土乖乖顺着他的计划走下去罢了】【又见面了,卡卡西君】【带土也发现了,一原的米色浴衣下半沾了不少泥泞,小腿的地方还有浅浅的划痕】【是什么样地梦】【除了眼前这个人】【这倒是比一原想象的要近,他神情不变,只笑笑道:那下次还在这个房间见面吧,我会独自来见你,别总打晕我的随从了】【吃不了海鲜,这是受了外伤的意思吗】【不训练了吗】【对木叶的影响,他深思熟虑过后找来了富岳,并说明了这件事】【假设自己的姐姐真的嫁给了六道仙人,生下了因陀罗和阿修罗后死亡,也无怪乎他会对美琴和玖辛奈感到熟悉了,因为她们很有可能就是自己姐姐的执念转世】【一原想了想,回道:和一个烦人的家伙游山玩水的梦】